勞教人員在封閉蒸烤箱管理區內 本報記者 伏志勇圖
重慶男子黃成城因一句含義不明的網絡燒烤言論被勞教兩年
  11月15日晚7點半,黃成城在《新聞聯播》里看到勞教制度即將廢除的消息,異常興奮。他馬上發微代償信給任建宇,寫道:“建宇,勞教制度終於壽終正寢了。”
  隨後,他收到任建宇的好房網回覆:“勞教制度終於死於非命。”看著任建宇的回覆,黃成城會心地笑了。
  黃成城和任建宇都是“因言獲罪”的勞教案件當事人,因禮服媒體報道而被人們所熟知。
  近日公佈的《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提出,“廢止勞動教養制度,完善對違法犯罪行為的懲治和矯正法律,健全社區矯正制度。”這將是中國法治歷史上的重大事件,這一消息讓黃成城、任建宇們興奮不已。
  11月17日,黃成城再次接受《法制周報》記者採訪,敞開心扉講述他在重慶市某勞教所的21個月勞教往事,以及他被勞教改變的人生軌跡。
  ◎經過半個月的“馴服”,黃成城被送到五大隊,開始無休止的勞動。每天從早上6點開始幹活,中午11點50分下班,12點半吃完飯後繼續幹活到下午5點50分。工期忙的時候,晚上一般要加班到9點才能休息。
  ◎21個月對於一個自由的公民來說,也許是一晃而過,而對於被勞教的黃成城們來說,21個月足以改變其人生軌跡。
  ◎“由於我堅持通過法律手段維權,反而受到了相關部門的不公平待遇。”黃成城表示,這一年多來,自己多次奔走於勞教委與法院之間,訴求不僅是要求經濟賠償,更重要的是要求相關部門公開道歉。
  勞教往事:
  每月8元錢的報酬
  2011年4月21日,黃成城因為一句含義不明的網絡言論被送到重慶市西山坪勞教所,5月6日到了該勞教所五大隊二中隊。
  最開始黃成城在勞教所從事機械加工中的打毛刺工序,將摩托車發動機機殼的壓鑄件夾在工作臺上的虎鉗上,手工用銼刀把各個零件邊緣的毛刺打磨乾凈。
  勞教所的另一個項目是生產摩托車的啟動電機。因製造啟動電機兩側的蓋子要用到數控車床,被勞教前有過開數控車床經驗的黃成城,被分配去開數控車床。
  數控車床的使用看起來十分簡單,沒有液壓夾具,依靠人工手扳將工件夾緊。但如果工件沒有夾緊,在車刀剛好觸碰到工件時高速旋轉,就會飛出來砸在人身上,十分危險。
  黃成城回憶,在操作數控機床時,零件多次飛出,有一次甚至將一塊很厚的有機玻璃砸碎,幸好沒有砸到自己身上。為此,黃多次向勞教所和企業老闆提出裝一塊鋼絲防護網,最後卻不了了之。
  “每天的任務很重,我不得不加快速度,在危險和效率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如果下達的任務沒完成則有可能面臨懲罰,輕者沒有休息時間,重者罰分加刑,或者關小黑屋,甚至不給飯吃。”黃成城說,在勞教所做事時最怕隨時可能發生的事故,如果發生事故,不但沒有賠償,反而可能有麻煩,大部分人會被扣上“抗拒勞動”的帽子從而加刑。
  黃回憶,在西山坪時就有一名勞教人員因為發生事故手指被軋掉,最後還被定性為“自傷自殘逃避勞動”。
  “在勞教所,一天11個小時以上的高強度勞動,勞教人員一個月發放8元零花錢。”黃成城稱,這每個月8元的“工資”並不是發放現金,因為在勞教所裡人民幣是違禁品,一旦被髮現持有現金就會增加勞教期3個月。
  被改變的人生軌跡:
  生意和工作都回不去了
  21個月對於一個自由的公民來說,也許是一晃而過,而對於被勞教的黃成城們來說,21個月足以改變其人生軌跡。
  黃成城說,自己在21個月的勞教期間,首當其衝的打擊是來自心理上的。
  2011年4月21日,相關部門將黃成城從重慶市渝北區勞教轉運站轉移到重慶市勞教所第九大隊。在九大隊的半個月里,黃成城說自己每天遭受著“精神和肉體上的雙重摧殘”,“目的就是讓我們這些勞教者在意識上從一個社會人變成一個集體人,必須絕對服從教官的指令。”
  經過半個月的“馴服”,黃成城被送到五大隊,開始無休止的勞動。每天從早上6點開始幹活,中午11點50分下班,12點半吃完飯後繼續幹活到下午5點50分。工期忙的時候,晚上一般加班到9點才能休息。
  高強度的勞動十分辛苦,冬天的時候,黃成城穿一件背心,幹完活後背心能擰出汗水來。
  2012年12月17日,黃成城的勞教決定被重慶市勞教委撤銷,他重獲自由。從此,黃成城走上了維權之路。
  經歷了一年多的努力,黃成城已經拿到了10萬元的國家賠償;與此同時,他還向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了行政賠償訴訟。
  “由於我堅持通過法律手段維權,反而受到了相關部門的不公平待遇。”黃成城表示,這一年多來,自己多次奔走於勞教委與法院之間,訴求不僅是要求經濟賠償,更重要的是要求相關部門公開道歉。
  10萬元的賠償在黃成城看來,是遠遠不夠的,勞教經歷讓他身心俱疲。出來後不僅生意和工作都沒有了,就連旁人看他的眼神都有了微妙的變化。
  還讓黃成城無法釋懷的是,自己在網絡上的微博賬號儼然成為了“轉世黨”,“我還是會偶爾上網,通過微博發佈自己維權進程與勞教期間‘教友’的遭遇,但每過一段時間,我的賬號總是被查封。”
  記者查閱黃成城新浪微博賬號,已是名為“黃成城28世”。
  重獲自由後的一年多里,黃成城組建了自己的家庭,妻子於今年10月2日生下了寶寶。
  記者清晰記得,黃成城於2012年12月18日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感慨:“我們幾個犧牲了自由沒有關係,但我們希望可以推動勞教制度的廢除。”
  而近日再次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他坦然道:“這一頁翻過去了,就好好過自己的生活,有老婆孩子了,希望能早日回到平靜的生活。”
  律師:
  廢止勞教制度是順應民意
  浦志強作為黃成城的代理律師,有媒體贊譽浦志強通過個案推動了勞教制度廢除的進程。11月17日,浦志強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這種觀點過於溢美。(法制周報新聞熱線:0731-84802117)他認為,因為勞動教養制度本身有著非常鮮明的特點,譬如說沒有法律依據,不需要經過法庭審判,所以勞動教養對象沒有多少有效的申辯途徑和救濟途徑直接生效。事實上,勞動教養制度的廢除從孫志剛事件之後,學術界和全國人大代表、包括司法實務界的人都在用各自的方式設法推動勞教制度廢止或重大改革。
  浦志強認為,勞教制度的危害,主要就是讓人感到恐懼。“它太隨意了,不需要什麼法律依據,僅憑公安機關的認定,就可以把人關進牢里。研究表明,勞教顯示出公安機關權力的專橫,是維穩的副產品。”勞動教養制度的特點,決定了它在法治的環境之下不可能一直存在。所以,廢止勞動教養制度是順應民意。
  李方平,多年來一直致力於推動勞教制度廢除的知名公益律師。11月18日,《法制周報》記者對李方平進行了專訪。
  “你認為中央此次提出廢除勞教制度是出於哪些因素的考慮?有何積極意義?”對於記者提出的問題,李方平稱,作為法律人有必要對勞教制度的設立和運行進行深刻反思。毫無疑問,勞教制度是特定時空環境下的非法治產物,甚至與1954年《憲法》第八十九條 “任何公民,非經人民法院決定或者人民檢察院批准,不受逮捕” 的規定直接相悖。(法制周報新聞熱線:0731-84802117)勞教制度在肅反、反右、嚴打、維穩等各個歷史階段,均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勞教制度雖然將告終結,但它給中國法治和人權所帶來的巨大負面影響,值得國人,尤其是法律人永遠銘記。
  相關鏈接
  大事記
  1957年8月,全國人大常委會批准頒佈《關於勞動教養問題的決定》,成為勞教的主要依據。
  1979年,國務院頒佈《國務院關於勞動教養的補充規定》,明確勞動教養制度可限制和剝奪公民人身自由長達一到三年,必要時可延長一年。
  1982年,國務院頒佈《勞動教養試行辦法》,更多人員被納入勞教範疇。
  2013年11月,《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提出,廢止勞動教養制度,完善對違法犯罪行為的懲治和矯正法律,健全社區矯正制度。
  勞教廢止具體實施方案有望年底公佈
  “勞教制度是全國人大常委會批准的法律文件確立的,應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宣佈廢止。”11月17日,北京市勞教局一位負責人稱,在今年年底的全國人大常委會上,可能正式宣佈勞教制度廢止,勞教廢止具體實施方案也將有望在年底公佈。
  北京市司法局一人士稱,廢止勞教制度不是勞教局一家單位的事,還涉及公安局、法院和檢察院。“現在公安機關不能再對輕型違法者作出勞教的行政處罰,只能法院判決是否有罪,所以這又需要檢察機關的監督。”
  中國社科院法學所研究員冀祥德說,勞教制度廢止前後還需要有關部門出台配套措施進行制度銜接,比如司法機關要出台相應的司法解釋,解決輕微刑事違法犯罪處罰問題;行政執法機關通過治安管理處罰法對違法行為進行治安處罰;司法行政機關要加快推進社區矯正制度,才能保障勞教制度廢止後相關工作平穩過渡。本報綜合
 
(編輯:SN091)
創作者介紹

oj53ojtoa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